剑川团县委

剑川海门口初露冰山一角

时间:2009-01-18 23:42来源:大理团州委 点击:

    日前,大理白族自治州州委常委、州人民政府副州长黄永华向聚焦剑川的国内40多家媒体发布了剑川海门口遗址考古发掘论证成果。一时间,在全国引发了媒体对剑川海门口考古发掘报道的热潮,作为全国最大、世界罕见水滨“干栏式”建筑聚落遗址、开启云贵高原文明之门的剑川海门口,只对世人初露冰山一角,就吸引了世人诸多关注的目光。
    尘封4000年的文明令人震憾
    论证成果核心速读
    海门口遗址是目前中国发现的最大水滨“干栏式”建筑聚落遗址,其规模和震撼力在世界上也甚为罕见,为研究中国史前的聚落类型提供了宝贵的实例。
     专家解读
    “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考古发现!” 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组长、原国家文物局副局长,此次成果论证会专家组组长黄景略高度评价剑川海门口遗址,认为此次发现“有突破性的进展”。
    北大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严文明则认为海门口这么大的遗址范围、这么多的木构件,让我感到非常震惊!过去也发现过木桩遗址,比如浙江省余姚的河姆渡,可海门口规模也比河姆渡大得多,在世界上只有瑞士的湖居遗址可以相比。

    论证成果核心速读
    海门口遗址的文化堆积清晰,延续时间较长,文化遗存丰富,其年代从新石器时代晚期直至青铜时代,从而填补了中国西南地区的史前文化谱系的空白。
    专家解读
    北大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原院长李伯谦认为海门口可以说是“中国西南地区一个重要的考古发现”,完善和补充了西南地区、考古学类型区系文化体系类型;但现在还不能说对这个这个遗址已经弄得很清楚,只能说为这种类型的聚落遗址研究开了一个好头。
    这次考古发掘最重要的是这个聚落本身的发现,几万平方平的木构件,很少见,单从这一点来看,申报国家级保护单位就没有问题,因为古代这种聚落能保存下来的,实在不多。
    论证成果核心速读
    海门口遗址不同时期的文化面貌反映了该地区史前文化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这将有助于中国西南地区史前文化交流的研究。
    专家解读
    “海门口的青铜文化连绵不绝,与银梭岛遗址比较,有相当一段时间重合,但又不甚相同,这正与史前当地族群的多样性相吻合,对认识该地区史前族群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北大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华如是说。
    论证成果核心速读
    海门口遗址出土的稻、粟、麦等多种农作物遗存,证明了来自黄河流域的粟作农业,其南界已经延伸到滇西地区;而稻、麦的共存现象,则为重新认识中国古代稻麦复种技术的起源时间和地点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专家解读
    云南省博物馆研究员、史前文化研究专家张增祺认为稻麦复种源于云南。他认为稻麦复种在青铜时代的云南就有,其一是《蛮书》上有记载,其二是海门口遗址便是实证!
    论证成果核心速读
    海门口遗址本次发掘出土的铜器和铸铜石范,以确切的地层关系再次证明了该遗址为云贵高原最早的青铜时代遗址,滇西地区是云贵高原青铜文化和青铜冶铸技术的重要起源地之一。
    专家解读
    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教授指出:“我们发现的木桩,其中相当一部份可认为是干栏式建筑,遗址中还发现铜范,是单面的。可见这里居住、生产、生活的用品都有,是一种内涵比较丰富的、有个性的文化。”
    祖先遗产如何珍藏
    如何珍藏剑川海门口这一份全国乃至全人类共同的文化文化遗产?这是专家们论证得最多的一个方面。
    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培忠教授认为文物等宝贵的文化遗产,珍贵而脆弱,有时就如同一个鸡蛋的买卖,如果保护不好,就把祖宗留下的家当玩完了!
    因而,在专家给出的保护建议中,把海门口遗址“申请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推荐参评2008年度中国十大考古发现”放了第一位。以确保剑川海门口遗址能够得到最好的保护。
    此次论证会的专家组组长黄景略更是在论证会一开始就表示:“我建议推荐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专家从们一致认为在对遗址进行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在充分研究和论证的基础上,可对该遗址进行合理利用。他们的看法是,在海门口的所有价值中,它的研究价值是第一位的。
专家邱登成借鉴国内其他遗址的保护经验,提出了3个可供参考的保护方案。
    一是原址保护。在不影响周围环境和景观的前提下,建设简易建筑,将现有的上千根“干栏”原地保护,还原其原来的浸水状态。这需要研究这些木桩的存在条件,比如湿度和温度等。这种方法,保护成本和难度较大。第二种设想,可加高保护。因地下水位较高,遗址每刻都在渗水,可将坑内的“干栏”取出,回填2米的土层,再将其按照原来的形状陈列,进行“避水保护”。第三种方法,可将上千根“干栏”取出,风干之后组成早期的房屋模样,陈列于博物馆,这样最易保护。
    然而,大多数专家还是希望进行“原址保护”,尽量还原遗址原来的状态。
    对于眼下迫在眉睫的遗址现场保护,专家认为在遗址保护规划完成之前,应当尽快实施遗址发掘区的抢救性保护工程。不宜展示的发掘区应回填保护,计划作为展示的区域应当加盖临时性保护大棚,对探方壁和木质构件应采取切实可行的保护措施。
    剑川县县长李立钧也表示,遗址周围8平方公里范围今后都将初步规划为保护区,不能再建永久性建筑,以免破坏遗址。
    州委常委、州人民政府副州长黄永华则表示,州、县两级将统筹安排,对海门口遗址进行保护。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文化作为民族之间的差异、作为民族自尊的重要依托而为各民族所珍重,这使我们对自已民族的文化遗产保护更增强了使命感,要用新的文化业绩,塑造新的大理精神,以大理灿烂的历史文化和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塑造新的大理形象。
   “木石前盟”续写剑川千年荣光
    大理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素有“文献名邦”之称,被历史学家称谓“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古都”、“多元文化与自然和共荣的典范”。以白族为主的大理各族人民,以开拓进取、兼容并蓄的胸怀,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创造了四千多年的灿烂文化。
    在成果论证会上,北京达奥斯巅峰旅游规划设计院教授李佐在发言中高度评价剑川海门口遗址:“作为一项旅游资源,可以称得上是规模大、品位高、区位好、生态美、文物量也丰富,它的观赏性、知识性、展示性都符合文化旅游资源的特性。”
    其实,整个剑川都是自然风光悠美、历史文化富集之地,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映成辉。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金庸称为“南天瑰宝”的石宝山石窟,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第101个世界濒危建筑遗产、茶马古道上惟一幸存的古集镇沙溪寺登街、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县城金华镇内的西行街明代古建筑群等, 还有文献名邦、茶马古道等等,都与剑川密不可分,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除此之外,剑川还有狮河的“中国木雕艺术之乡”,“丽江粑粑鹤庆酒,剑川木匠到处走”,早将剑川木雕的精美传播到了剑川以外的很多地方,据考证,北京和西安等地的皇家园林,以及人民大会堂云南厅的屏风,昆明金马碧鸡坊、筇竹寺、建水孔庙、丽江木府等地的木雕构件,大都由剑川木匠建造;“世界双绝”千狮山,依山就势雕刻了从汉朝到清朝各时期的石狮1271头,其中最大的一头利用山上的一块巨石雕成,高达25米,还有“梅园石雕”也已被省政府列为全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各录,剑川如此精美的“一剑双雕”,早在书写着剑川历史与文化的“木石前盟”。
    如今,剑川已有的二条旅游线,沙溪古镇,加上石钟山石窟,是一条;县城区加金华山加满贤林是一条,现在,海门口遗址加上剑湖水上旅游,又是一条,这三条线围成一个旅游三角区,可以充分发挥剑川丰富的人文旅游资源。而丽江、大理和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区的快速发展和向四周的扩散,剑川的文化优势和区位优势得到更好的发挥,丽江———鹤庆———剑川又为了滇西北旅游中一个极其重要的小三角区,可以说,剑川的前景是非常美好和广阔的。

    往事如烟,岁月在剑川大地上镌刻下深深的印迹。地理决定了剑川的历史,剑川北通青藏高原,南接大理,使这里早早成了茶马古道和南方丝绸之路的咽喉,从海门口出现的青铜文明起,时间走过了近四千年,循着古道而来的多元文化却都已在剑川花开满枝,可拥有“木石前盟”的剑川,以其容纳四方而又坚守自我的从容气度,必然可以续写未来的荣光。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